2015年10月25日 星期日

002、假裝那不是愛情


  黑色的絕壁,白色的熾燈,此身的豔紅。
  誰說了紅色才是最為熱烈最寂寞的顏色,切開動脈割開肌理刺進內臟,被腥紅血色短暫溫暖成黑絕死色,連他自己都快要記不得。
  可是那個人的顏色,對他來說才是此世最鮮豔的絕景。

  可是問他為什麼,他或許也只能這樣回答。
  「因為那個時候,我只有妳。」
  是的,在他以為他的全世界將要崩塌的時候,身在他的身邊的,他唯一能想到的求援對象,只有鶴舞舞而已。

  說來弔詭,明明徹頭徹尾,這個人之於自己,也就只是存在而已。
  就算不提桃良和華歲那兩個性格太過鮮明的機器人,鶴舞舞也是極端的異類。
  她只是存在而已,只是試圖接觸他們仨,最後留在了自己身邊。
  她沒有給予任何自己存在的色彩,沒有試圖要求自己接受任何事物。從最初到現在,她都是用她自己的方式,去關心,去理解,試圖去接受,試圖去傳遞。
  彷彿全世界是圖給出善意的人都會作出同樣的路徑,但他最後選擇了鶴舞舞。


  他們都有缺陷。
  不善表達,不善傳遞。
  在嚴格的定義上,他們都不普通人,不具有正常思考的腦子。
   
  所以在思考愛的定義,或許,也不需要具有和一般狀態下的標準也不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