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19日 星期一

001、其名為〖我〗的枷鎖


  就像翻開一本書一樣。
  那是一件再簡單不過的事情。

  書寫那本書的人,有時候是他,有時候是他,有時候是她。
  自由自在的填上了心情填上了圖畫,他們甚至可以七嘴八舌地在書本上面聊天討論。
  她可以看著那本書,藉此知道此時此刻的他和他在做什麼、在想什麼、有什麼樣的心情,就像是一本沒有秘密的交換日記,又像是一個即時對話的通訊系統一樣。

  對彼此了解的悉心的太過透徹, 才會讓他們有了那種感覺,甚至不是錯覺。


  我們是一體的。
  你就是我,他就是妳,我跟她並沒有不一樣。

  沒有關係的,我永遠都不會失去你們之中的任何一個人。
  沒有辦法繼續在〖我〗裡面填滿的,我會幫妳填滿。

  相距十萬八千里也不會消失的心電感應,就算遠在天國,也一定存在感知方法吧。





   女孩哭叫著被大人扯著胳膊分開了她的親人,留在原地的男孩們與之相對極其淡定。掩蓋在毫不畏懼的堅毅的面容底下,他看見他擋在前面的他握緊彼此的手正微微顫抖著。高彩的縹碧色淡淡的歛下,接著抬起。

  「用這種小伎倆欺騙大人,膽子不小嘛。」
  「做好覺悟了嗎?」

  『不要!!!拜託!!!不要答應他們,不要跟他們走!!』
  『跟他們說,是我做的!』
  『拜託!!!不要————』

  如實導入彼此腦中的女孩的尖叫讓他錯過了準備開口的一瞬間。
  能夠有效影響彼此的畢竟不是只有自己,她在想什麼他都知道,她自然也是的。

  「……沒有關係,姊姊。」
  被護在後方的男孩淡淡的開口,無視了前方的驚愕緩緩起身,越過了誰的攔阻。
  『我沒有想要保護妳,所以請妳……聽話一點,要一起離開這裡。』

  「姊姊受傷了,你們不會想要把她弄死。」
  年幼的孩子語氣冷漠,仰視高大粗壯的男人的目光毫無情緒。
  「跟哥哥沒有關係。」


   「提議交換身分上場的,是我。」
  假裝沒有聽見後方的鉞尖叫著讓他住口的話語,他冷漠的對育場管理人開口。
  「我知道你們要做什麼,我陪你們。」


   礿沉默地閉上眼睛,假裝沒有聽見同樣尖叫著被扯下去的鉞對他們嘶吼什麼。
  假裝那本天使的自動書記可以被蓋上,可以不要紀錄接下來此身承受的所有事情。
  假裝〖我〗可以什麼都不知道的,毫無瑕疵的繼續活著。




  可是他忘了一件事。

  我們是一體的。
  你就是我,他就是妳,我跟她並沒有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