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1日 星期日

003、愚者的冠冕


     (思慮的殭屍)
  他成為了朗法亞,那是在他決定接受卒子的交易獻出身體的時候。
  將一切感質體會寄放在他們共有的〖我〗之中,永遠自此身裡革除。
  理解並知曉人心,從此將跟他沒有關係。
  他總算能夠學著變得堅強,這顆心臟再也不會受傷,也不會痛。

  『什麼都會成為你的,所以就都拿去吧,我無所謂,只要你……』
               「祭物」
  『開什麼玩笑!我把你取名做礿,不是為了要讓你出去犧牲奉獻的,你——
  你聽好了,你是我的!要奉獻的話,也只能夠奉獻給〖我〗 ,其餘一切的犧牲,我都不會承認!』


  就在他這麼認定而將自己交出去之後,當年的他按著他的肩膀對他嘶吼,三言兩語就否定了他甘心為他支付的所有;後來的他,的確也沒有承認他的犧牲。
  他只能束手無策的看著鉞倔強的用潰爛灼傷的唇吞嚥不下去卻也不肯吐出來的摀口無數次,絕對不能說是堅強的姿態拒絕接受事實的模樣承受現實。
  他想著到底是怎麼樣的堅強,才能讓一個人毫無怨尤的承受起傾軋而來的沉重現實,隻身扛起了一切做出決斷領著他們走在最前面。

  那是緩慢形成的扭曲,如同時延中被無限拉長扭轉過後的模樣不敷使用。
  殺死自己心的人是他。若非如此他無法做到同他一般的去理解去接受,去看見寂寥的那雙眼睛裡充盈著的是怎樣的色彩。
  他想他是知道的,鉞一直是自己最憧憬的人。
  渴望變得跟他一樣堅強,想要邊的跟他一樣不為所動,想要變得跟他一樣聰慧,想要變得跟他一樣能幹,他想要成為他的願望寫進了〖我〗之中,終於還是讓他們成為了他。
  他的蟄伏是為了等候反擊,看在他眼底卻心疼的難以忍受。

  剽悍的強硬的決定了很多事情,堅強的作為核心支撐著他們所有人,被信賴被愛戴被強押了太多太多沉重的期待。 寧可他願意做一輩子的噩夢,一輩子再承受那樣的行為,都不願意看見這樣的他用現實凌遲自己,這樣的堅決。
  一輩子,對一個未足成年的孩子來說彌足珍貴,興許可以如同永遠一般只得一本童話故事那樣;現實促使他們成長的太過迅速,沒有能擁有過的童年不存在那樣天真爛漫的傻氣,儘管還是孩子的他們總是維持著某種層面上的真誠,卻怎麼樣也不會再是乾淨剔透的模樣。

  然後某一天終於那句曾說過的「你太溫柔」也成為了假話。
   拉普拉斯     朗法亞
  就連鉞也不明白的,他卻先明白了。


  他只是漠然的付出漠然的承受而已。
  看似溫柔的體貼的良善的做出來的任何事情彷彿都沒有經過心臟,只是徒然的,接受命令,去理解要求的人的需求,給出合宜的應對而已。
  他依然還是那個沒有感質的朗法亞。

  他並不溫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