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22日 星期四

005、持續拒絕的低溫燙傷



  被摁在地上的孩子在微微發抖,纖細白皙的身軀佈滿著傷痕咬痕,他的表情卻一直是堅強的。濡濕著熱燙的穢物硬生生的撐開不作為承受的器官,他咬破了嘴唇死死掐著手裡原屬於自己的破碎衣物不出一點聲。男人的陽具來了又去去了又來,在他的腔體中留下慘烈的刮痕,精液混著血液混著潤滑劑混著汗液混著太多太多他也數不清的東西沾濕這個身體,每一處。他卻彷彿對此毫無意見的任由他們去做。
  孩子順從而麻木的遵照命令一個口令一個動作,他們要他張嘴他便張嘴,他們要他吞嚥他便吞嚥,他們要他擺出各式各樣惑人的動作進入他,他擰著眉頭牙關咬緊任由他們去做去做去做。

  他忍受著,忍受著被撕裂忍受著被碰觸。
  他知道只要他忍下來了,他最重要的哥哥和姊姊就不會有事。

  偶爾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他知道,他們一直都知道。
  在管理階層的大人沒有看見的角落,那些卒子會私下的,私下的將一些姿色不錯的孩子(士兵)用莫須有的過錯「中飽私囊」……要「飽」的是哪個部分,則是稍加思考都能理解的。

  他只是剛好被選上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