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3日 星期二

008、在槍響以後盡數死去


  他只是拾起了那張被誰遺落的卡片,卻彷彿拾起的是自己一度封存的悲傷。



  他沒有看見夕顏的最後一眼,最後記得的那個漂亮的孩子的模樣卻是刷洗完畢的臟器被安放在冰櫃裡等待植入的姿態,他惡狠狠地想起自己根本就看不下去的事實。
  那時候將要剖開鶴舞舞的胸膛,植入夕顏的內臟的時候。
  不論結果如何,他說過他會在的,最後他仍然沒有留下來,留在鶴舞舞身邊

  沒有拿心頭肉去賠給另一個心頭肉的道理。
  彷彿那時候他才意識到夕顏也是他重要的孩子一樣。
  已經太遲了。

  『因為我愛你啊~』
  『自導自演的在腦中沙盤推演你的模樣你的姿態我愛你的你的反應,那不是一件很空虛的事情嗎?』
  『所以不論誰怎麼說,我都不會放手,我重視的人都得活。』


  他的女武神剽悍的揮劍斬下了所有荊棘,回眸一笑的姿態凜凜如花。
  那時候的刖明明就對夕顏這麼說。
  他們明明都認同這樣的想法這樣的立場,選擇了一起活著要離開那個地方。

  擅自選擇死亡的戲言。
  那難道就不是一種對他們的願望的背叛嘛。

  他想問他,卻再也沒有機會了。

  為什麼一定要把自己切割得支離破碎,擺進另一個人身體裡呢。

  『……可是我不希望妳接受。』
  『我很喜歡夕顏,更喜歡妳,為什麼非要把心上的寶割下來放到另一處,明明對誰都沒有好處,妳的事情沒有那麼燃眉之急,華歲已經答應過我會協助處理,就算在我的要求之下不能讓院方有所介入,我還是很相信那兩個監護人,妳不會有事,可是……』



  直到鶴舞舞說了願意接受戲言的贈與,他才狠狠地意識到也許真正不能接受的是自己,
  這樣的命不值一留,不如說,太噁心了,不論是心意還是自以為是,終究沒有理會過他人的想法。
  礿發覺自己果然是不能接受的,一點都不能。

  彷彿接受了戲言的內臟以後他就再也無法喜歡鶴舞舞一樣。
  明明他的心情從來就沒有變過,他卻從那天以後無法正視鶴舞舞的存在。

  只有在這個時候他才會無法抑制的想起華歲。
  院方耗費所有可行資源都想要完成的機器人,不惜犧牲大量的人命也想要攫取的知惠的結晶。如果不是因為她,戲言就不會成為實驗品,夕顏就不會死,他們不會在逃離地下設施之後又被院方接走,他們不會認識夕顏,不會認識桃良不會被桃良教育不會被影響,不會為了再次逃離院方選擇跟他們合作,接受最後的實驗,讓夕顏跟他們一起進入那所殺人學校。

  不會不會不會不會不會不會不會不會不會不會不會不會不會不會不會一切都不會發生。
  可是他怎麼也沒有辦法怨恨她,她們。
  如今構築自己的,除了〖我〗以外,就屬桃良跟華歲為核心。她教育他們思考的方式教育他們處世的原則,徹底貫徹了身為教育者應該做的一切一切一切,但就是沒有留在他們身邊。
  原因甚至不是因為他們要離開院方。



  他沒有辦法接受。
  那樣懸而不決的消失,比死亡對關係的瞬間終止、意義的破壞還恐怖太多太多了。

  為什麼,偏偏在這個時候選擇死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