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3日 星期二

004、於芭蕾刃尖


  『為什麼選了刀。』
  明明就不喜歡殺人,卻選擇了連死前最後一點肌肉顫抖的掙扎都能如實感受到的兇器。幼小的自己難以理解而又不能接受的凝視著她。
  『因為我不想被忘記。』

  礿恍惚之中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事,在他將自己交付出去以後。
  他沒有如自己所想的變成一團爛肉,反而被有心調教的卒子們穿戴整齊以後,完好無缺的送了回來。
  他的姐姐就是在那個時候,穿上了足枷。

  「刖足這種酷刑啊,就像上了岸的人魚一樣,我不願割捨這個聲音,所以捨去雙足,也要跟你們一起奔跑。」他的姊姊巧笑倩兮,邊撫摸她腿上那雙鑲著利刃的足刀。接著很快地看過來。
  「我的邏輯沒有錯噢,所以才不惜穿上刀刃也要留在這裡啊。」

  「我會擁抱你們,用我的雙手;我會剷除敵人,用我的雙腳。」
  「在此同時,我也不會失去,能夠跟你們溝通表達愛意的,這個聲音。」
   刖看著礿笑容滿面的說著。

  「我是訶梨帝,母性的貪婪和自私,我一個都不會缺。」
  「既然選擇了這個名字,當然也要有相應的覺悟才行,不是嗎?」

  「所以不要擔心,你擔心的事情一件都不會發生,我不會讓它發生的。」
  「檔在此身面前的所有萬物,皆為惡。」


  那是就連理解「生命到底是甚麼」的餘裕都沒有,就已經被迫殺了太多人的年紀,仔細回想起來他們其實沒有任何感覺;沒有殺人的疼痛,沒有被殺的恐懼。
  儘管誰說過刀械是如何冷硬的連死人生前最後一刻的肌理顫抖都忠誠的傳遞回到殺人者的手中,促使你認知到「命」她還是沒有絲毫實感。
 
  習慣是最好的麻藥。


   記憶中的她一直都是貪婪的,溫和而美好的用少女的面貌正面承擔了所有撲面而來的惡意。她想活,所以希望他們都能活;她想幸福,因此他們也必須幸福。所有納入那個胸懷之中的存在都必須齊頭並進。

   因為她很快樂,便天真的希望全世界都可以快樂;因為她很幸福,所以覺得每個人都應該過得幸福。就算心底悉知天下沒有應該,事情也沒有如果,她仍然願意固執的這樣相信,堅信著去實踐。
  而她聽說過笑容是會傳染的,那麼是不是快樂和幸福也是可以的?

  因此她總是笑著。

   明明,他們都知道,在那張微笑的皮骨之下。
  有著的是一個怎麼樣堅忍的,穿上足枷的決心。

  她將那些東西捨下,他也就只能一一將之贖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