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3日 星期二

007、痛覺殘留不在此身



  他的虎口迄今仍有淡淡的傷痕。
  劃開血管的時候,礿不自覺地凝視著虎口上的傷痕,回想起那時候涕泗縱橫的小臉,寫滿的都是心疼。
  他的疼痛只是疼痛而已,他一點也不覺得那有什麼。
  身上大大小小錯落的傷口不計其數,倘若要一一為這些傷口傷心,鶴舞舞不知要沁進多少眼淚才得以如願以償。

  礿覺得自己就像是被灌了鉛一樣,不論是知覺還是感受能力都。
  對世態炎涼麻木,對生老病死無感。
  就算是在當年,因為器官急遽的衰竭而隨時都可能會失去鶴舞舞的時候。他也不覺得那有什麼。——只是人生必經的道路而已。

  人生自古誰無死。
  他只是不能夠接受,誰糟蹋了自己的生命。
  在他們還很想很想活,卻被生生剝去自由的時候。
  也不能接受,有誰一聲不吭的消失在他的生命裡。

  「夕顏……」

                        愛人的眼睛
  但他想,或許他的疼痛,都留在了那對映照自己的琥珀色之中了也不一定。



劇情始末請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