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7日 星期日

☾如來☽月裏


【寫在最前面】

大概又是意識流形式,要補的劇情好多好多,我要吐了。
被注射之後做的夢,不過刖在夢裡是醒著的(可以感覺到外在變化,知道自己在做夢意味)
大概就是這樣的東西。



◄►◄►◄►



她知道針筒裡有的是什麼,卻不做半點掙扎。只靜靜的睜著眼,將視線盡頭的金髮少年狠狠刻進視網膜,任由冰冷噁心的藥物穿透靜脈流向全身,等待剝奪意識的黑幕降臨。這是讓她受盡屈辱的男人,久違的,挫骨揚灰都不可惜,死了都該再將之人體練成在死無數次的混帳。
她會記著,這張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