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13日 星期四

☾如來☽ 冰原歷險記(X)


偽閃偽跟風,TAG默得烈






































其一:

  「呃,那個,默得烈先生……?」

  「嗯♥」

  ……句末有愛心是我多疑嗎?戲言疑惑,卻不敢多問。直覺不對的回應語氣讓她不太敢把問題問下去,他有些不太適應的動了動,卻又怕驚擾對方而不敢動的太過頻繁或劇烈。值得慶幸的是最終戲言的憂慮情始終是個多慮,至少在它發生之前戲言就率先放棄,不再尋找任何一種能令自己覺得稍為自在一些的不可能之道。
  纖瘦的手指撫過書面,以一種不能忽視的方式遮蓋了可讀範圍,成功的令背後的朗讀聲緩了下來。而默得烈只是笑著並未催促顯然正在糾結的戲言把話說完,一派閒適的彎著眼角。
  「……默得烈先生,一定要我坐在這嗎?」太過接近的距離讓戲言就連問話都顯得相當小心翼翼,只能乾巴巴的面著根本看不見的書頁文字。
  「怎麼了,不喜歡嗎?」默得烈半帶刻意的歪過頭彎身將臉轉到戲言的側臉邊,幾乎是貼著對方的耳朵說話。理所當然得到戲言本能地閃躲動作,無奈被人圈在懷裡,他也只能靠到默得烈的肩側就再不能多動一些。

  「……我不會很重嗎?」戲言巧妙的避開了喜歡不喜歡的問題,為難的試圖找理由替這個使自己尷尬非常的現況開脫──自然是抗議無果的得到默得烈依然故我的把自己移回原來位置上。
  「怎麼會呢,戲言很輕的♥這點重量默得烈哥哥還負擔的起。」默得烈笑臉吟吟的說著,確認對方已經安適的在自己懷裡坐定,才繼續念起手上的書。

  戲言嘆氣。其實最重要的是他實在不太適應這樣親暱的舉動,曾經傷害過對方的現在卻是怎麼也不敢多說一點否定一意見。說到底他也不是真的討厭到哪裡去,但就是……
  背後源源不絕的暖源以及耳畔顧慮聽者理解速度的朗讀聲源源不絕,適當的語速、清晰的咬字、溫緩的發音,飽含心意的說話聲,入耳的一切一切說明話者多麼用心。被按回原位之時本欲提起的抗議在聽見一聲一聲的心意後盡數消作心軟的憐惜以及淡淡的喜悅。

  ……其實也沒有討厭到哪裡去的,只是不適應而已,不是嗎?
  戲言靜靜地想,也就再沒有多說什麼,小心的將重量分了些給默得烈的胸膛;書本底下視線之外的地方,有個人閒適的交疊雙手,舒心的微笑開來。
  其實,偶爾這樣也不壞啊。



【窩在對方懷裏看書】


題記,為愛朗讀





◄►◄►◄►



其二:


  「……真的,沒問題嗎?」
  這也許是認識以來自己聽見來自默得烈最靠近擔憂的語氣了也不一定,戲言聽罷只是笑笑,毫無殺傷力但別層意義上殺傷力十足地燦爛笑開,微微偏著頭。
  「不要緊的,只要離火源足夠距離就沒有關係,畢竟只是固體呢;說起來都可以在這所學園拿學分了,這點程度的事情還是交給我吧,全部都讓默德烈先生作的話,我會很過意不去的。」

  「好吧,既然戲言都這樣說了,那我也就不再堅持了──但是有甚麼困難,一定要在第一時間告訴我知道嗎。」早知道對方不吃這套,但默得烈還是壓低身體貼近戲言,半帶恐嚇的囑咐,隨後微笑著退開。
  「就拜託妳囉~♥」

  至於其後的發展,與其說是意料之外,不如說這才是正確的情節展開才對。至少默得烈並不期待戲言會有笨手笨腳切到自己手的事情發生──應該說不要也罷──但是刀工精密的幾乎每塊大小目視並無太大落差可就一點都不在曾經想過的狀況裡。說起來有眼睛的人都不見得可以做到如此,這讓默得烈不禁再度燃起對方是否真的看不見的困惑,只是這點心思很快就在笑容裡消彌而去。
  他看著戲言清洗蔬菜放上刀俎,看戲言拿捏比例醃漬肉類,看戲言沾了沾醃料伸過來的手指,要求自己試試味道的昂首,看戲言細心的一面收拾一面有條不紊的切換下個料理需要的準備動作,看似忙亂這個廚房卻一點也沒有因此變得髒亂。
  默得烈坦裸的視線追著戲言所有動作,手裡翻動的鍋鏟並沒有因此停下來……說起來某種層面上也是種特殊能力了。

  「默得烈先生好像心情很好吶?」

  「和戲言一起做菜吃飯,心情怎麼會不好呢?」
  默得烈一面問著,一面挑起準備起鍋的蔬菜放上小碟,小心地吹涼。
  「試試味道吧,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口味呢♪」



【一起下廚並且互相餵食】


題記,含笑食堂





◄►◄►◄►



其三:


  「可是,默得烈先生……」一片觸手溫暖裡,戲言不太安分地搓著腳底板,胸前糾結起來的兩手微妙的成為某種心理學上防備外人的姿勢護在心口;事主卻低著頭,比且戒備看來還更像為難。「我記得我跟你說過了的,那時候也是因為這樣才……」

  「沒關係的,戲言只要在我睡著之前離開我就好了啊。」他這樣說著,卻無視戲言意願的將手臂擱在她的頸邊,直接圈住她的頭顱。默得烈笑臉吟吟的撥開劉海挨著她光潔的額頭,就算手邊還感受的到裹住視線的布條有些美中不足,但總體來說默得烈還是很滿足的。他續道:「小孩子的體溫高,我想妳幫我的話,手腳冰冷的毛病一定也很快就不藥而癒的,你一定也不希望我因為天氣太冷所以睡得不好吧。」

  戲言很不想吐槽默得烈的手腳明明相比自己都要溫暖的多,但是可以理解冬天剛躺進被窩裡那種冰冷的感覺確實很不好受,也就當作沒有聽到那句話,小心地在被窩裡鑽出一個恰好能夠露出頭顱的縫,對於自己臉上不斷騷擾的爪子沒有一點意見。「離開的話,你不會被我的動作吵醒嗎?」

  「那就──嗯我只是想拿你暖被啊,而且我很好眠的~♪不要緊不要緊。」趕在本能把『那就跟我一起睡吧』這句不適當的話吐出來之前就吞了回去,巧妙地拐了話頭。「想要我趕快睡著的話就別再說話了吶,要是連戲言都不小心睡著了的話就不好了吧。」

  戲言很想告訴對方不會的,畢竟自己已經睡了快要一整天,現在一點都不睏……但是這樣溫暖宜人的感覺,在相形寒冷的冬夜裡還是頗具相當的吸引力啊。看來在默得烈真的睡著之前要擺脫,還得做相當的心理準備啊……






  「欸?!睡著了嗎?」
  短暫思量的過程中戲言驚訝地感受到面前勻律的呼息已然是邁向夢鄉的徵兆──而他已經沒有幾多時間可以籌措心理建設用以離開被窩。
  嗚嗚嗚默得烈先生你不是又欺負我吧……



【棉被裡互相搓熱手腳】


題記,Warm Bodies

*此為殭屍哪有這麼帥(台譯)的英文原文。比起這個充滿宅味一看就知道出處維和的名字,我更喜歡原文代表的血肉之軀的意義,但又覺得體溫當作標題又太露骨了。最後才選了原文作為標題(煩不)





◄►◄►◄►



其四:


【清晨時分一起賴床】


題記,趴死(幹




因為戲言實在無法跟誰一起入睡,所以要跟誰一起早上賴床太不可能了,再說如果真的要寫的話,應該會跟其三太過雷同,重複率太高了(且我不知道有甚麼電影名字可以拿來用(重點是甚麼)
就果斷趴死囉X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