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5日 星期二

〖神花〗畫皮


【寫在最前面】

跟那個電影無關,此處取的是在彼此的臉孔上形繪的意義。
可以理解成面具或是真的就當作是電影也無仿(因為也不是真的無關)

與一鬼的戰鬥劇情之延伸文,噗浪劇情萬聖節的後續




-------



  她還記得第一次看見她的時候有著怎麼樣的心情,看見他們的時候有著怎麼樣的興奮;她的生命中從未有過的經歷。雙生與三態。而她的他說了不要在意,她的他說了不要放心裡;即便他說他說他們說,她還是將那兩粒沙甘之如飴的放進眼底,才發現她原來不是蚌母,生出的不是珍珠。
  其實還不能夠理解他說的放進眼裡會痛,怎麼樣才能放進眼裡也不會痛;畢竟也不是因為喜歡所以放在心上,只是因為在意所以試圖將他們的理解納進思考,思考他們的思考。
  而她也許選擇了不盡然正確的方式去碰觸她也不一定,她也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她總是沒有能更正面回答的懸問無數次令她失望進而產生失去焦距的眸光──那是自己的問題呢,抑或對方由一而終的就不將自己放在心上。

  「就算在意也解決不了吧,吶?」
  可是啊可是,妳有沒有發現我總是叫一鬼妳的名字呢。
  然後有沒有發現,哪次之後我的對話框裡再也沒有那兩個字了呢。


◄►◄►◄►




  旋了半圈的椅子最終定在纖細的足踝前,略灰的空色漂浮點點思量,而她只是站在他面前,不發一語的鼓著臉。少年無奈的揉揉額角,就算想當作不知道也無法忽視沾了纖維的鞋刃,汗濕了的半掌手套之中略略磨破的皮革,和出門之時位置略有所異的軍刀。戰鬥的痕跡,而少女會去招惹的人,就算不想去想,他還是知道只有一對。
  「說吧,訶利帝,把自己氣成河豚回來是幹甚麼?朗法亞不是都說了『不要把他們放進眼裡』了嗎?怎麼又去招惹他們,我怎麼就不記得〖我〗變的這麼自虐。」
  被Cue到的少年自書本裡抬起頭,那雙高彩的空色略略有著非贊同的瞪,知者知之對方不過與前者有著相同的無奈。「妳不是蚌母,沒有痛也沒有分泌能力,只有眼屎沒有珍珠。」

  少年的聲音如若冷水蔓延黑夜,嗆的少女彷彿置身洶湧水底,只得不斷拍水呼救。
  「我知道我都知道嘛!可是不管哪一個我都沒有辦法喜歡也討厭不起來啊,我不知道甚麼叫放進眼睛裡可是我至少還明白我很在意他們,為什麼他們都不懂我想要理解的東西其實不那麼複雜呢!吶朗法亞,我做錯了嗎?我想要知道他們的思考不對嗎?我想──」

  少年的回應是起身親吻並回堵她接下來的所有發言,搔弄後頸的手一如安撫野貓抵抗的懷抱,拆除攏住後腦的長髮傾洩一地,有意識的唇舌操弄起她的呼吸進而促進阻止已然活化的腦細胞,勾起其他有別於思考的意識;由始至終注視一切的鬱空色深沉的沒有淵底。
  而後他鬆開炙鎖的唇舌,幽深空色凝固做一尊宏偉石像擰到正左方。
  「拉普拉斯,以後我跟你換位置。」

  面對這樣的指控,他聳肩。「老實說就算換了位置我還是絕對相信訶利帝會去Cue你而不是我,不要妄想我能用親吻讓她住嘴了,我不擅長。」

  那我就很擅長嗎?
  「我不是這個意思,而且,這不重要。」她差不多要緩過勁了。
  ………。

  短暫的眼神交會裡少年執起少女的腕扣在掌心,維持著簍著她腰的姿態令她依臥在自己身上。
  少年撫著她的絹華,遣捲繞扣她的指尖,溫言道:「訶利帝,既然都記得朗法亞說的『不要放進眼睛裡』,那妳還記不記得拉普拉斯說的黑羊跟白羊,那個故事。」
  少女空茫的點頭,依傍在少年肩窩的頸子懸著頭顱,其上高明度的空色一片赤坦無機,他微笑。
  「那麼記得接下來這句話。」少年接過他的話頭,相仿的空色在映底有著無法成焦的無機,和她並無二致:「『鬼因有怨而為鬼,妖因非人而為妖。』」

  「鬼因有怨而為鬼,妖因非人而為妖。」
  她覆誦,眨了眨漸漸開始氤氳情緒的空色。

  「對,因此,我們不一樣,〖我〗跟他們,不一樣。」

  時間差不多了。

  心念既出之時,少年鬆開了彼此糾纏的指尖,讓少女安心的倚在少年身上,穩穩的簍住她的身。
  「鬼因有怨而為鬼,妖因非人而為妖;所以〖我〗在這裡。至於鬼的怨因何而起,鬼的願因何而終──那都跟為妖的〖我〗沒有關係。朗法亞說的七步詩,只適用於妖。他們是鬼,便讓他們繼續持著那份因願而生的怨吧,妖無法成為任何存在的依賴,妖也沒有必要成為任何存在的替代。」

  「更遑論,是吞食那份怨。」
  「〖我〗做為訶利帝的愛,自甘為鬼的他們收受不起。」
  纖軟的聲音帶著強烈鎮靜的麻醉效果,浸漬於氣。


◄►◄►◄►


  少女睡了。

  反覆看見她的夢的他與他繫著彼此卻再也沒能睡著。

  「訶利帝是母親,可以濃郁而無私偉大,也可以善妒侵略而瘋狂,她不會看得入眼她可愛的孩子如此傷害自己。而少女是最恐怖的母親,擁有最聖潔的犧牲奉獻,也有著最晦暗恐怖的獨佔慾。真的讓她吃了她本想護之的孩子……」

  「你可以繼續說,說〖我〗會產生崩解的可能。」
  「──可你不這樣想。」

  「嘛,確實不真的有,為妖的〖我〗畢竟沒有這麼不堪一擊,不過就這樣的傷害毫無必要,才干預制止的。也說了沒有重要的必須放進眼裡,不過看不過眼可以飛仙的存在就此化鬼,而我們究竟不是同類的憾恨還不夠深沉的足以驅使〖我〗為其所動;只是就算這樣說,她痛了,大概也不會轉開視線的吧。」

  「以訶利帝之名,就算那兩隻鬼不好吃。」

  「愛是一切的理由啊……」




*朗法亞=non qualia(德文)
念做ㄈㄚˋ亞

其餘的應該都是可以查的到資料的東西。
話說誰跟我說拉普拉斯是薔薇少女的拉普拉斯我就要跟他拚命!!